自古外长会卖萌

耀厨 耀攻耀受都吃哦 主耀攻
本命星月组 红色冷战好茶也吃
♬︎*(๑ºั╰︎╯︎ºั๑)♡︎
不吃菊湾!!!!!不吃英港港英!!!不吃!!
不好的地方大家不要包庇哦
特别废的高一生_(:з」∠)_

【床前明月光 天明不能忘】
*祖国爹爹和爸妈生日快乐!
*非国设,耀诞贺文,耀菊向
*部分灵感来自《妙龄童》和民国情诗
*甜向,感谢 @dongduyi 宝贝儿一路支持,毒乙宝贝儿画好人又暖,是个宝物!

王耀,创业(已成功)男(中)青年,和本田菊,阿尔,伊万三人同组了一间两室一厅的屋子。

       和王耀分到一个房间的是本田菊。

       第一次和本田菊讲话,王耀的内心是拒绝的。到底是怎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样的敬语狂魔啊喂!

        但是本田的魅力,就是能够用细节影响别人。从不叠被子的王某,竟然开始追求豆腐被的美感。

         王耀睡上铺,本田睡下铺。

         有天晚上,王耀突然有点想家了。家里那群坏小子竟然不给他打电话!看他回去不揍死他们!王耀恶狠狠的想,顺便摸索着把台灯打开了。

        就在王耀准备下床的那一刻,他看到了本田菊侧躺时被刘海盖住一些的脸颊。月光参杂着路灯微橙的光从床头旁的窗口照进来,落在本田菊恬静的侧脸上。

        “我是你窗前的月光,无聊时候找我借光芒”

       王耀不知为何就想起了经常被以前班里女生唱的这首歌。

        我无聊的时候真的可以找你借光芒吗?

          但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王耀下一秒就握着扶手爬了下来。

        他坐在阳台的椅子上,看着对面的高楼,楼下宽敞的柏油路,路边24小时营业的7-11,7-11的店员匆忙跑去沙县小吃的店里买东西,然后再跑回去。

        他就是看着这些冷冰冰的东西长大的。

         他的父亲曾骄傲的对他说:“我从未想过柏油路能修到家门口!”

         他看着原本种菜的地方被征收,变成了只有五层楼的老式住宅楼。

        唯一能给他温暖的,就是从二楼公告区域往下看,因为那样不会被窄小阳台上的花花草草遮住视线。

        他甚至在那个小区域里见到过一个带着口罩的孩子。

        那孩子总是被其他同龄人追着打,然后被骂“杂种”。

        王耀不明白,但人的同理心让他知道这个孩子很可怜。

         作为另一个孩子,他把二楼公共区域上的(别人家的)花盆推了下去。他又举起另一盆(别人家的)花,作势要砸。

        那些打人的孩子怂了,全都飞快地离开。戴口罩的孩子惊慌地想要站起来,却被王耀制止了。

        “那个戴口罩的,你从楼下的大门里进来,我有东西给你!”

        小孩子抖了一下,顺从地低着头走了上来。

        王耀把手伸进裤子口袋里,东摸摸,西摸摸,摸到了一张五角钱。

        等小孩子走近了,王耀像大人一样把手放在他头上,撩起他的刘海,他看到了小孩儿鬓角上的一道细长的疤,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划过一样。

        那个小孩儿打掉王耀的手,往暗处挪了挪。王耀有点不高兴,但还是把五毛钱递给了那个小孩儿。

        “买点糖吧!”

         那孩子抬起头,奇怪的看了王耀一眼。

      “我家还有糖呢!”王耀大声说着,想掩饰掉被禁止吃糖果的心虚。

       那小孩儿掉头走了,没拿王耀的钱。

        王耀在后面大声的“嘁”了一声,然后不甘心的看着那孩子越走越远。

         结果那孩子回头:“我今天有事,明天来找你玩。”

        他们一起跑到很远的地方摘又涩又苦的果子,一起在楼下爱扶着老太太养的猫。老太太是个慈祥的人,曾拿出一张两元的巨款让孩子们去买东西吃。那一袋袋的水果糖让王耀和那孩子高兴了很久。

        他们坐在楼下的木板凳上,头顶的太阳被大树给遮着,阳光只能一点一点的透过树叶的间隙投在地上,形成一个个光斑。

        那个孩子轻轻地为没有什么力气移动的老猫顺毛。

        王耀觉得和他够熟了,就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       那孩子停顿了一下,忽然抬起头看向王耀,清澈而悲伤的目光是在父母疼爱之下长大的王耀无法剖析深解的。

        像月光一样的明亮,却又刺眼,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       到了不知道多少个天明之后,王耀还是没能忘记。

        “只要说出名字,就能被你铭记吗?”

         当然不是,就算你不告诉我名字,我还是把你铭记了。

         你是我刺眼,难忘的月光。

        你是我在失去了童真之后,心头一直惦念着的白月光。

         到了天明看到太阳我依然忘不掉。

         耀妈知道他和那孩子成为朋友之后,王耀就再也没见过那孩子了。

        他去问老太太,老太太只是放下了手里的针线活,叹了一声:“造孽啊。”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不能再见到月光的天明,我不需要。但是他们都说,我的天明就代表要失去月光。

         耀妈拉着王耀的手,告诫他不要再接近那个“杂种”。

        “他是他妈妈和禽兽生下来的。本来也是个可怜人,但是——”耀妈冷哼一声:“和禽兽待在一起的人会是什么好人呢?”

        王耀大概知道那禽兽是谁。

        可在那孩子眼里,他爸爸是一个会说洋话,会做甜点,会在天晴的时候和他一起爬到顶楼嗮太阳的人。

        王耀高中的同学曾经感慨过:“记得我们这儿之前有个混血儿,长的特别可爱,可惜后来搬走了。”

        王耀这才明了那孩子离开的原因。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两个国家之间爱恨可是会牵动很多很多人的心的。

 

         不知不觉间,天边已经开始慢慢由黑转橘了。

        本田菊今天起的格外的早。

        他推开门,发现阳台上烟雾缭绕,映着橘色偏黑的天空,飘向路灯下,呈现出一种颓废的美感。

        王耀坐在一把太师椅上,身处烟气中央。他纯黑的头发被打上一层橘光。本田菊看着他落寞而平静的侧脸,凭空生出了一阵心酸。本田菊走过去,拿下了王耀手中已经着了一半却还没被几口的烟。

        王耀愣了一会儿,慢慢转头看向本田菊。在一片氤氲之下,本田菊清秀的脸让他有种安心的感觉。

        就好像之前在哪里见过他多次。

        本田菊微蹙起眉头,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。

       “耀君,我突然想去看海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我想和你一起去看看海边的风景。”

        也许海边会有不一样的日升日落,我能看见不同的你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凌晨,本田菊就和王耀踏上了去往海边的行程。也许是因为路太远,也许是因为他们导航失灵(路痴),总之到地方时已经错过了日升。

        王耀在海边租了个小摊子,上面摆着他和本田菊细心挑选的零食。两个不好动的大龄男青年就坐在小摊子旁边吃着东西,看着孩子们带着泳圈激动地奔向大海,父母在后面大声的喝止。

        大海不总是碧蓝的,偶尔会掀起一些绿色的波浪。王耀和本田菊看着海潮上涨,太阳西落。天空从蔚蓝变成温暖的橘红色调,云的边缘红白相间,最深处呈现出一种玫红色,一切如此的美好。他们就坐在那儿,听隔壁女孩给男友弹的吉他,看着嗮的皮肤黝黑的摊主人给马顺毛,欣赏着海边热闹又平静的风景。

       两个安静的人,一片热情的海。

       相顾无言,心中有情。

       等到天空已经完全变黑了之后,王耀才反应过来,该去找旅馆了。他往本田菊那边侧了侧身子,发现本田菊已经在凉席上睡着了。王耀心中一阵柔软,他伸出手指,拨弄着他额前碎发,结果摸到了一条细长的疤。

        他仔细端详了一下本田菊的脸,忽然在心中涌起酸意。

        我一直不喜欢大太阳天,因为我会睁不开眼睛。

       可我期待天明,因为我在期待在另一个晚上找到本来属于我的一缕月光。

       我没想到其实那缕月光一直暖暖的照耀在我身上。

        再天明,到了正午,王耀又拉着本田菊去到那片海。

        “你爬过石头吗?”

        也许是没想到王耀会说这样,本田菊微愣了一下。

        “就是那种海边常被浪潮冲刷的石头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那就一起吧。”

         刚开始是一片贝壳地,本田菊听着贝壳被踩的咔咔响,忽然就不想往前走了。他默默地往后退了几步,却被王耀发现了。王耀抓住他的手腕,继续往前走。

        本田菊尝试着挣脱,但王耀就是不放手。

        这些石头总是被海水冲刷,干净粗糙,结实可靠,有些地方还有一点海盐的轮廓。

        刚开始还好,石头不算很大,他们可以慢悠悠的踏上去,然后感受着海边艳阳天的温度。

        到了后来,石头的形状越来越奇怪,落脚的地方越来越少,可王耀还是抓着本田菊的手腕。本田菊不经常锻炼,所以在爬的时候有些费劲,好几次,他差点下不了,但是王耀用力一拽,他就迫不得已坠进王耀的怀里,差点两个人都摔个狗啃泥。

        就算王耀尽力抄小路,本田菊还是被越来越毒辣的太阳折磨的不行。本田菊站在一块大石头上,抬头看了一眼亮的发白,穿过云层直射入人群。

        我不喜欢这样的太阳。

        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。

        等他醒来,发现自己被王耀抱在怀里,像路上那些哥哥姐姐抱着小自己好多岁的弟妹一样,缓缓朝远处走去。

        天色有些转暗,仔细看看还能看见房屋边上一层若有若无的橙色光圈。

       他紧了紧抱住王耀脖子的手。

      他把头埋在王耀的颈窝,听着海潮拍沙滩的人声音。

       醒来觉得甚是爱你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两个人相爱是多么容易。

      最后我还是找到了像你这样的月光。独一不二,只属于我。

       我说你是人间四月天,万古芳菲不尽。

评论(4)

热度(23)